本文摘要:它表现了内蒙古民族英雄伽达默尔为了人民的土地、权利和幸福生活,勇敢地带领军队与封建势力和军阀作战的英雄事迹,以及他的斗争结束和英勇牺牲后人民对他的怀念和赞美,充分传达了蒙古人民对权利的热情,从交响诗《嘎达梅林》的配乐中可以看出,听到并误解嘎达梅林的故事:作品的引子部分是第二小提琴和中提琴的46音弱音连奏,宽约16小节,营造出一种急迫而紧张的气氛,就像无边草原中吹过的草原,旋律线条像绿色的波浪,阵阵温柔。

音乐

理论上讲,音乐和绘画可能是两种不相关的艺术。本文从音乐与绘画的直接联系和间接联系来阐述音乐与绘画的关系。再者,想象和误解在音乐欣赏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是音乐声音与绘画、音乐声音与现实生活之间的中介环节。

所以要充分发挥人的想象力和误区,超出对音乐作品的深刻理解和认识。以交响诗《嘎达梅林》为例,描述通过想象和误解在音乐中看到画面和故事。

关键词:想象对音乐和绘画的误解伽达默尔音乐和绘画属于艺术的两大类,但感染力不同。理论上两者没有必然联系。

音乐是一种时间、听觉和动态的艺术,而艺术是一种空间、视觉和静态的艺术,但对一些艺术家来说,“音乐中的画面”和“绘画中的音乐”显然是他们更感兴趣的话题,他们也在创作中坚持不懈。作曲家构思旋律时,前面总会有与音乐相关的画面。这张图可能是一个奇幻故事,一个记忆观点,一个感人的人,或者是一次亲身经历。

因此,人们不会把一部音乐作品描述成一幅流动的画卷,人们可以在其中飞翔。音乐欣赏活动中的感受和体验是通过误解和想象来完成的。

欣赏者的爱情水平与他们对社会生活的理解、自己的生活经历、思想感情和艺术修养密切相关。欣赏一件作品之前,欣赏者一方面是对原作的理解,另一方面是有创造性的想象。欣赏者通过想象和误解,不仅在自己的脑海中再现了原作的艺术形象,而且没有用自己相似的生活经历和艺术感受来丰富和补充原作的艺术形象。所以,只有通过想象和误解,才能在音乐中“看到”画面。

交响诗《嘎达梅林》是女作曲家辛湖广1956年创作的优秀作品。交响诗《嘎达梅林》是以蒙古族英雄伽达默尔流行的民间叙事诗为基础,以民歌《嘎达梅林》为音乐素材。

它表现了内蒙古民族英雄伽达默尔为了人民的土地、权利和幸福生活,勇敢地带领军队与封建势力和军阀作战的英雄事迹,以及他的斗争结束和英勇牺牲后人民对他的怀念和赞美,充分传达了蒙古人民对权利的热情,从交响诗《嘎达梅林》的配乐中可以看出, 听到并误解嘎达梅林的故事:作品的引子部分是第二小提琴和中提琴的46音弱音连奏,宽约16小节,营造出一种急迫而紧张的气氛,就像无边草原中吹过的草原,旋律线条像绿色的波浪,阵阵温柔。第一把小提琴的长音是民谣的引入。

然而草原正在演变成沙漠,随着一场沙尘暴的到来,传达着作者的忧虑和克制的忧虑。展示部的主题是双簧管和单簧管在演奏高音民歌。这是一幅辽阔壮丽的草原山水画,似乎在表现草原上的宁静生活。蓝天上漂浮着许多白云,清澈的湖水,广阔的草原,绿色草原的绝对优势吸引着低级的牛羊。

一群孩子在草原上打拳击。民族英雄加约在这里出生,在这里茁壮成长。然后小提琴和中提琴的重音往往由弱到强出现,往往出现三连音和不稳定的倒数,是一种焦虑。

这似乎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劳动人民自己拥有的,而是属于反动封建制度统治者的主权。几代人以来,人们像牛和马一样工作,但他们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小提琴曲包含着人痛苦的觉醒,悲伤的眼泪,伤心的泪水。然而他们不甘心这种耻辱,民间隐藏着一股巨大的压制性力量。

副部的主题只有一小段民谣旋律,却交织在笛子、中提琴等声部之间,就像加约和牡丹长大后的爱情,在草原上互相追逐,问了又答。再现部主要发展在弦乐声部,小提琴开始民谣的主旋律,重新回到快乐的人与自然的场景。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水是清的,于是草原上的人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突然,一个鼓点敲打着之前平静的生活,转到了进步的部分。这个时候,封建王公经常出现。

他凶狠、专横、专横。不和谐的和弦伴随着灾难,木管音乐倒计时的切分音和缓慢的六分仪八音的背景暗示着这个苦难而动荡的时代。所有这些都深刻地刻画了封建制度的反动形象,与主体部的主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故事从此急转直下,人民的骚动和忧虑,君主的强大反抗和呼吁的语气交织在一起,伴随武装起义的风暴即将来临。

副部的第二个主题是吹响号角,吹响效忠掸邦、勇往直前的号角。在这里,支持人民起义的英雄精神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坚强意志得到了充分体现,这是这场斗争的积极形象。反复调后,音色更暗淡,强度更强。

在模拟马跳跃的声音中,音乐开始以令人鼓舞的戏剧性冲突展开。在这里,单簧管奏出《嘎达梅林》民歌的曲调,是人民在伽达默尔的领导下英勇斗争的形象。这首民歌的短句被大大重复了一遍,音色更加优美,表现了武装起义部队从四面八方向伽达默尔的伟大旗帜进军。

他们骑马配枪,英勇战斗,对成败充满悲观的信念。在这里,弦乐低音的“君主”主题不时交织,间接表现出对立的冲突,独特地刻画了民众与君主的反感。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峰场景。乐队通常有一个小乐队,有一个顶峰。

旋律部分经常出现在弦乐部分。木管乐器不间断的三和弦、铜管乐器的注释和弦和钢琴上缓慢的琶音都表现出显著的兴奋。这里的合奏使主体部分的主题显得极其暗淡,音乐转向了再现部分。

嘎达梅林

然而,它依然是呈现部的一幅画,却成了对权利和幸福生活的无限向往和追求美好未来的崇高理想。正是这种理想激励着伽达默尔和他的人民更加勇敢的战斗。副部的再现是一种义愤填膺的形式。

这一刻,语气更慷慨激昂,更有力度。这时,战鼓齐鸣,人们嘶鸣。整个音乐构成了一幅动人的血战画面。

然后,音乐渐渐落下,武装起义又结束了。英勇的伽达默尔在沉重的锣声中英勇牺牲。然后,铜管葬礼进行曲被听到非常非常微弱,并转向音乐的可观的结束。

铜管动人而悲伤的声音把我们带入了哀悼的氛围。然后就听到了原来的《嘎达梅林》民谣旋律,第一次听到是中提琴的声音。她就像一个高音女中音。

仿佛是挂月的妻子牡丹开始在草原上对自己英勇的丈夫诉说。她想纪念草原上的英雄,所以把悲伤化为力量据说就是这首民歌,以民歌为武器在草原上广为流传。

然后民谣的第一乐章从小提琴声开始,女高音像小女孩一样开始诉说;然后在低音乐器大提琴和低音提琴中,开始了民谣的第二乐章,说明这首民谣开始在男人中传诵;然后到了第三乐章,讲笛子、小盘、中盘故事的人多了起来,讲解英雄的故事早已在人群中广为传诵。材料展开的时候,人群开始集中在上面,看起来很繁荣。

到了第四乐章,充满人声的音符似乎又开始战斗了。然后当音乐展开到主旋律的时候,宽广而威严,是一首向人们传达作曲家的赞美和赞美的颂歌;分部的主题是音乐,象征着英雄精神的不朽和人民斗争的最终胜利。交响诗《嘎达梅林》中,高天轻云的草原,气势磅礴的骑兵战场,血淋淋的黄昏,优雅的画面,壮阔的场面,神韵的音乐,让我们仿佛走在草原上,看到了平的不及脚踝的草地,回想起诗人“天灰野茫茫,风吹草见牛羊”的风光。

所以交响诗《嘎达梅林》是一幅用耳朵听的画。

本文关键词:民歌,交响诗,在草原上,亚英体育

本文来源:亚英体育-www.wlwgcs.com